【特写】陶婷婷:要让Hero久竞成为电竞俱乐部典范

李楷平01-07 10:38 体坛+原创

Hero久竞创始人久哲曾说过,他最初做的是战队而不是俱乐部。2018年KPL春季赛夺冠后,久哲曾退出教练岗位,因为他必须在俱乐部运营层面倾注更多精力。而一个月后,他又回到了教练的位置。

Hero久竞的成绩只是一方面原因,更重要的原因是:2018年7月Hero久竞与常奥体育达成了合作。常奥体育董事长陶婷婷这位专业的运营者入场,解除了久哲的后顾之忧。

同为80后的陶婷婷,在传统体育领域已经写下满满当当的履历。而进入电竞行业的她也只用了半年,便随同俱乐部一起获得KPL冠军。当自己的“体育”标签与久哲的“电竞”标签碰撞出火花后,她不仅希望打造一支冠军级的队伍,更希望Hero久竞成为一支像皇马巴萨那样的百年俱乐部。

微信图片_20190103175035.jpg

挑战陌生,创造不一样的人生

体坛电竞记者对陶婷婷的采访在北京的一家咖啡馆进行,80后的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,齐耳短发显得清爽干练。当她站在面前时,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位管理着两家公司、运营着数十场顶级体育赛事的巾帼“英雌”。

大学毕业后,陶婷婷曾考上公务员,成为一名人民检察官。随着时间推移,喜欢挑战她越来越厌倦这种波澜不惊的生活。2013年,她不顾父母的反对,勇敢地放弃铁饭碗,创立了江苏常奥体育发展有限公司。

2014年10月,陶婷婷在没有任何经验的基础上,和团队一起完成了常州西太湖马拉松赛事。这项赛事设置了半程马拉松、“欢乐跑中国”10公里和万人健步行3公里三个项目,参赛人数突破了1.2万人。通过这场比赛,陶婷婷和她的团队锻炼了操办和运营大规模赛事的经验,而大众的参赛热情也让她感受到了机遇。

正是在2014年10月,国务院发布46号文件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2025年体育产业规模要达到5万亿元人民币。这给全国体育产业带来了风口,而常奥体育也扎实进取,一步一个脚印将自己的产业版图稳步扩张。

从西太湖马拉松赛起,常奥体育只用了三年便在业内站稳了脚跟。2016年,西太湖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与其他五个赛事一起,成为中国田径协会评选的六个“2016年中国马拉松最美赛道”之一。除了马拉松,常奥体育还参与了江苏女排的俱乐部运营。从江苏女排走出的惠若琪、张常宁、龚翔宇等明星,帮助中国女排在里约拿下奥运会冠军。常奥体育还成为中乙足球俱乐部昆山FC的运营公司,成为全国首家以管理输出的模式成功运营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典范。常奥的体育版图还走出江苏,向全中国拓展,开拓了一大批品牌马拉松赛事。

陶婷婷喜欢挑战陌生,学习新生事物。当初为了创办运营公司,她从头开始学习,文案编写、杂志设计、装帧效果、装订方式等所有细节。在父母反对她辞职创业时,她仅用了一年就考取了英语口译证书和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,打消了父母的顾虑。

2016年在体育取得阶段性高峰时,陶婷婷已经注意到另一个风口:电竞。这意味着她又迎来的新的学习和征服之旅。

image.png

从PRW到Hero久竞

2016年,陶婷婷组建了PRW战队,向LPL联赛发起冲击。

在传统体育,常奥体育以体育赛事作为运营主业。而进入电竞行业时,她并没有惯性地以赛事入手,而是选择了电竞俱乐部作为切入点。在陶婷婷看来,电竞的特殊性导致厂商赛事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,第三方赛事缺乏竞争力。而随着电竞厂商赛事走向联盟化,俱乐部将获得越来越大的发展空间。

2016年底成立的PRW战队,2017年7月就拿到了CGA西南大区冠军,并作为TGA队伍参加了德玛西亚杯。在德玛西亚杯上,他们连续击败皇族和Snake,一度成为当时的大新闻。爆冷战胜Snake,还间接引发了Snake管理层的大换血。随后PRW进入LDL联赛,离LPL只有一步之遥。

2017年底LPL开启联盟化改革,成绩不再是进入LPL的唯一条件。在2018年LPL名额的竞争中,PRW位列第三,与LPL失之交臂。

不过很快陶婷婷就注意到另一个实行联盟制的电竞联赛KPL。

2018年7月的一天下午,陶婷婷与久哲在北京一家酒店的大堂整整聊了三个小时。后来回忆起这次谈话,陶婷婷说自己的第一感觉就是久哲很“轴”。作为Hero创始人,久哲对于新合作伙伴的热情能否持久非常看重。陶婷婷耐心地与对方从电竞大环境聊到俱乐部管理,从KPL联盟结构聊到Hero久竞的规划。虽然此前从未见过面,但他们惊喜地发现,双方对于电竞有那么多的共同语言。从久哲的角度讲,他希望能够找到脚踏实地来运营俱乐部的投资人。从陶婷婷的角度讲,她需要找到一个积极向上的联赛和一家管理有序的俱乐部。坦诚的对话结束后,他们双方认定,对方正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电竞合伙人。

image.png

“其实KPL诞生的时间并不长,才三年六个赛季。但从建立之初开始,它就去对标了NBA的规范规则。根据工资帽的规定,队员可以划分为SS级到ABCD级,像久诚这样的队员属于SS级的队员,也有一定的工资范围,再高不能高过多少。即便刚进入战队的替补队员,也要保证他的基本收入不能低于多少。工资帽和其他一些运营标准,可以将俱乐部的投资限定在一个合理的尺寸范围内,防止资本野蛮入场和泡沫化。”陶婷婷说道。

对于KPL联盟的稳步发展,战队创始人久哲也深有体会:“最初做移动电竞战队,出去谈商务,都没什么人知道什么是KPL。但过了一年以后,KPL的品牌就树立起来了。从那时到现在,每一场总决赛都能有一万多人到现场观赛。麦当劳、vivo智能手机和浦发银行信用卡这样的大品牌也成为KPL合作伙伴。”

陶婷婷自己很少玩游戏,甚至手机里都没有《王者荣耀》这款游戏,但她对KPL的影响力早有心理准备。尽管如此,当Hero夺得KPL春季赛冠军后,她依然被俱乐部粉丝们的热情所震惊。

2018年KPL秋季赛期间,KPL官方与mm豆举办了一个投票活动。粉丝购买mm豆之后,刮开卡片可以投出五票。结果大量粉丝要为Hero久竞队员打call,成袋成袋地买mm豆然后寄到俱乐部。

“我那次真是见识了。我不知道mm豆这次活动的销售数据,但至少在我们Hero久竞,就有一整个房间堆满了mm豆,基本全是粉丝买的。有工作人员后来说,做梦脑子里都是mm豆的样子了!”陶婷婷笑着回忆说。

image.png


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

在Hero久竞的管理体系中,陶婷婷与久哲分工非常明确。前者负责俱乐部的运营,后者负责与比赛相关的所有事情。

久哲是Hero久竞创始人,最初做战队只为冠军。当战队进入KPL后,联盟开始用俱乐部的考核标准来要求Hero久竞。Hero久竞获得KPL联赛冠军,赛训成绩可以说优秀。但在联盟的标准里,赛训只占50%,剩下的50%就是运营。作为俱乐部创始人,久哲在2018年秋季赛前宣布退出教练岗位,一个重要目的是在运营方面发力。

但KPL秋季赛开赛后,久哲一方面发现俱乐部运营是一件很复杂的事,另一方面Hero久竞在缺少他的调兵遣将之后成绩每况愈下。

进退两难之际,陶婷婷的出现改变了局面。

联赛第六轮Hero久竞飞赴上海对阵RW侠。陶婷婷赶往上海,与久哲在基地进行了一场深入的谈话。从八点吃完晚饭,他们一直聊到了凌晨三点钟。

image.png

其实当时阻挡久哲复出决心的不是队伍状态或其他原因,而是媒体压力。“久哲其实并不很愿意面对媒体,不愿意把自己放在公众的审视之下,因为之前被黑怕了。”事后回忆起来,陶婷婷这样告诉记者。

但陶婷婷认为这并不是克服不了的困难。她坦率地告诉久哲,自己希望他能成为未来中国职业电竞标志性的教练。对于压力,不管愿不愿意,既然是俱乐部的创始人和股东,都必须去承受。她还表示,自己和俱乐部的其他投资方全力支持久哲对俱乐部的管理,绝不会插手赛训方面的事情。

“我主要讲了两个字,就是信任。”陶婷婷说,“他信任我的运营,我信任他的俱乐部赛训管理。这半年来,大家也在不断磨合,也有会有争吵,但目的是明确的,就是为俱乐部好。”

image.png

在KPL战队中,Hero久竞的管理是最严格的。为了队员们保持健康的作息时间,久哲规定到了11点所有队员的手机要上交到管教那里。每天早上8点起床,训练迟到、复盘时玩手机都会扣当月工资。KPL秋季赛决赛前夕,陶婷婷在审批队员工资单时发现,当月包括久诚在内,有七个人违反了管理条例要扣部分奖金。四天后就要打KPL决赛,陶婷婷担心如果按规定扣的话,队员们心态会有波动。她找到久哲说出了自己的担心,但最终久哲说服了她,没有开这个破坏俱乐部规章制度的口子。

KPL春季赛夺冠后,Hero久竞从上到下弥漫着松散气氛。为了让大家重新“紧”起来,他们两人商量,两次将队伍核心久诚放到了替补席。

“其实久诚一直表现很好,但我跟久哲商量好的,就是要给队员们一些打击。这是必须的,哪怕那两场我们都抱着必输的心态去打,也要让所有人知道,如果不努力训练,没有任何人的位置是稳定的。”陶婷婷说。

在陶婷婷的全力支持下,Hero久竞成为全联盟最具纪律性的团队。两次KPL冠军,是对他们团队建设最好的回报。

image.png

在竞技上,Hero久竞的成绩毋庸讳言。但不得不承认,在俱乐部的品牌建设和粉丝运营方面,Hero久竞和一些老牌俱乐部相比还有一些差距。

进入下半年,陶婷婷充分利用自己在传统体育领域的资源,宣传Hero久竞品牌。9月,陶婷婷代表Hero久竞与人民体育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,教练久哲的复出就是在这一次发布会上公布的。

2018年KPL秋季赛决赛前后,台球天才丁俊晖、江苏女排主力张常宁、足球国脚冯潇霆和于大宝、前国脚李金羽和李毅、篮球明星孙悦等人都在社交媒体为Hero久竞打call。在获得KPL冠军后,李宁专门为Hero久竞设计了冠军T恤衫。这也是李宁第一次为电竞冠军战队设计冠军衫。

如今的Hero久竞,正在陶婷婷和久哲的共同努力下,沿着运营和赛训这两条赛道不断向前奔跑。相对于久哲在聚光灯下的表演,陶婷婷更多地位于幕后,就像是战队一个贴心的大管家,虽然位置重要但并不为粉丝所熟知。甚至很多粉丝都不知道,在这些事情背后,陶婷婷究竟付出了哪些努力。

陶婷婷并不在意自己像久哲那样拥有许多“粉丝”,她只是强调了一条: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。

微信图片_20190103175050.jpg

梦想,才刚刚开始

经过半年磨合,陶婷婷代表的“传统体育”和久哲代表的“电竞”已经融进Hero久竞的血液。面对刚刚到来的2019年,她的愿景也部分体现在“Hero电竞”这个褪去了KPL特色的官方微博名中。

以马拉松为纽带,常奥体育有40多家商务合作伙伴。在常州钟楼政府支持下,常奥体育建设了一个3000平米的电竞基地。未来,陶婷婷希望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将这些资源进一步纳入电竞,帮助Hero久竞甚至KPL更加健康的发展。

第二件事情,则是除了保持《王者荣耀》项目上的成绩,还将开拓其他电竞项目。不过对于项目的选择,她有自己的标准:“我们希望的是进入那种赛事联盟制度相对规范,有成长空间的项目。

而她思考更多的,则是如何建设属于全行业的电竞教育体系。常奥体育与芬兰体育届曾有过体育方面的合作,并因此而与芬兰电竞关系密切。芬兰是欧洲电竞强国,其FPS实力尤其强悍,也是全球第一个将电竞列入军事院校教育的。陶婷婷希望未来将芬兰先进的电竞教育理念引入国内,为国内电竞培养更多管理人才。

归结到Hero久竞本身,它将是所有电竞规划的核心。

2016年,在接受采访时陶婷婷曾表示,常奥体育的成功来自于赶上了体育产业的一个好时代。而在2019年,她也对记者表示,Hero久竞同样赶上了电竞产业的好时代。在这样一个年代,陶婷婷最大的梦想就是向国外顶尖俱乐部学习,去营造俱乐部的品牌,做好俱乐部与粉丝社区的感情建设,让俱乐部成为粉丝长久的感情寄托而不仅仅只是一个“冠军”的标签。

“巴萨皇马也不可能每年都拿冠军,但他们数十年来一直有那么多忠诚粉丝。我希望Hero久竞也跟它们一样,成为一家百年俱乐部。”

电竞  /   体坛电竞  /   Hero久竞  /   KPL  /   王者荣耀

热门评论

暂无评论

全部评论
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