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为何会被自己帅到?NBA球员居然也看自己的集锦

罗珂03-15 19:28

记者罗珂报道

贾马尔·克劳福德,2000年8号秀,即将年满39岁的老将,先后效力于8支球队,打了超过1300场NBA比赛。作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第六人之一,克劳福德的打法充满街头风格,他有太多可以将对手戏耍得晕头转向的过人动作,多到连自己都记不清了。所以在闲暇时候,克劳福德会看自己的比赛精彩集锦,不是为了自我陶醉,也不是为了找什么自信,实在是他不记得当时自己做过些什么。

“不管什么原因吧,那就是我的思维意识的工作方式。”克劳福德说,“在某个时间段我经常会做一些动作,所以我需要经常回看自己做了些什么,以及为什么我会那么做,再试图从自己那里偷学些东西,用在今天的比赛。”

所以,哪怕克劳福德离开公牛和尼克斯已经超过10年,他仍然会回忆自己在芝加哥和纽约打球的时光——当时克劳福德跑得更快,跳得更高,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,可以场均出战40分钟,场均得分超过20。“我讨厌看近来大众发出来的那些视频集锦,我会自己动手做整理归档的事儿。”克劳福德说。

头图.jpg

克劳福德会在YouTube的搜索栏里输入一些特定词句,寻找他记忆中过去的那些特定比赛。有时候听着那些过去的音乐,他会觉得有点儿伤感。但是,他做这些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:投进更多球。

“不管他的年纪多大,总是能够给自己带来惊喜。”本赛季在太阳和克劳福德做队友的莱恩·安德森说,“因为他仍然可以玩很多这样的花活。”

有欣赏自己比赛视频集锦习惯的NBA球员,可不止克劳福德一个。“我认为每个人都会这么做。”托拜亚斯·哈里斯说。

它是背运者的强心剂

NBA球队都有组织球员集体看比赛录像的安排。但出现在屏幕上的,通常是某人跑错战术、出现低级失误的场景,而且只有近几场比赛的素材。而球员想欣赏的可不是这些,高光时刻才能入他们的眼。在自己家中,在酒店房间里,在球队专机上,用手机,用电脑,甚至用投影仪打在客厅墙上……怎么舒服怎么爽,就怎么来。

“有时候,我需要提醒自己,我知道怎么打篮球。”尼克斯后卫丹尼斯·史密斯说。被交易之前,史密斯的兄弟们经常和他在达拉斯家里聚会,一起看史密斯的比赛集锦视频。有时候史密斯训练结束回到家,就会看到兄弟们在看自己的视频,“他们看了很多我的高中、大学和新秀赛季的比赛。”

79df43cf-41d2-4e92-bf4c-63dca9e51618-USATSI_11597667.jpg

大多数球员都会有同样的感觉,看过自己的比赛集锦视频后,会觉得信心倍增。“我简直神了,在所有的高光集锦里我的命中率是100%。”安德森开玩笑道。尤其是那些状态下滑、伤病缠身或者被教练按在替补席上的球员,会习惯性地回味自己篮球生涯最辉煌的时刻。

比如2015年探花秀贾利尔·奥卡福,在被76人雪藏,又被篮网放弃的那段岁月里,他总是去看自己在高中和大学时的比赛集锦视频。“我确实是那么做的。”他回忆道,“我看了很多自己的高光时刻,对重返赛场继续打球又有了信心。”因此,很多心理医生会用这样的方式帮助运动员找回信心,以及认清自己的问题。

本赛季中期被尼克斯交易到独行侠的波尔津吉斯,也很认可这种精神鼓励法。他说看自己的比赛集锦视频时,总是情不自禁地就回到了那些比赛中。“感觉很酷。”他说,“回忆起你当时的感受,那种气场,那种激情。”另外,复盘比赛也能让波尔津吉斯发现自己的问题:“我总是能看到一些东西。就像是,我完成了投篮,但我其实并没有足够的出手空间。我能够投篮是因为有7英尺3英寸的身高。那是我看到视频后脑海里所想到的,我总是这样进行自我评估。”

它是老将的回忆录

独行侠球员马克西·克莱伯不止一次吐槽,社交媒体总是放自己被人隔扣的视频,而不是自己追身盖帽或者飞身暴扣的视频,“我更乐意看真正令人惊叹的高光时刻。”不过,克莱伯并不热衷于自我欣赏,他很少主动去搜索视频看。

像克莱伯这样的球员也不少,比如他的独行侠队友德文·哈里斯。读高中时,哈里斯的父亲在每周五早上8点叫他起床看比赛视频,但现在,他已经对此毫不感冒了。“我不认为那会让我变得更出色。”

有媒体采访了近20名球员后发觉:年轻球员普遍会欣赏自己的比赛集锦视频,上了年纪的球员则恰恰相反。“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非常热衷于此,但现在不会了。”不过,虽然老球员自己不看,但他们的孩子却往往非常喜欢看父辈的辉煌时刻。

dirk-nowitzki.jpg

“我敢肯定自己会做那样的事。”诺维茨基说,“等孩子们长大懂事了,总有一天我会给孩子们看的。”

37岁的何塞·卡尔德隆已经迈入了这个阶段。他的三个儿子总会问这样的问题:“嘿,爸爸,你是什么时候为猛龙队效力的?”于是,卡尔德隆会搜索出自己穿猛龙球衣的比赛集锦视频。比起诺维茨基,卡尔德隆的职业履历相当丰富,他先后为12支欧洲和NBA球队打过球;每次陪孩子们看视频,西班牙人都深深感觉到:自己真的老了。

“我唯一能说的话就是,‘哦,当年我还能玩这个呢!’”卡尔德隆笑着说,“现在我可做不了了。”

还有些球员会给出另一个不看的理由,就是它会让自己分心。“教练们会告诉你,不要让自己活在回忆里。”伊恩·克拉克说,自己只会在需要提升某方面技术的时候,才会找与自己相关的视频去研究下,“有些人会带着正面的心态看,但有些人就不一定了。”

它还可以私人定制

无论球员是出于怎样的心理,怎样的目标去看自己的比赛集锦视频,他们都认可这一点:只需要短短几分钟时间就看到自己昔日的风采,这件事实在太不可思议,太过瘾了。

如果视频的剪辑水平非常高,观感无疑就更舒服了。所以,有些球员只会看某个固定账号的作品。“道金斯已经是个传奇了。”托拜亚斯·哈里斯发自内心地推荐道。他说的是YouTube上的Free Dawkins,产量高水准高,看起来非常过瘾。

tobias.jpg

成为Free Dawkins忠粉的人不止哈里斯,很多球员在寻寻觅觅后都发现,他们喜欢的视频都来自这个账号。你可能想象不到,Free Dawkins的拥有者迈克尔·科尼金,居然是一个居住在莫斯科的25岁青年。他会在每天凌晨3点起床开始工作,制作各个球员的精彩集锦。此前,因为比赛的版权问题,科尼金的账号曾经被封,不过在一年前,House of Highlights频道找到他,表示愿意给他官方授权,希望他能够帮他们剪辑视频。科尼金欣然同意,虽然这份工作的时间很熬人,但他乐此不疲。

“说实话,没那么难。”科尼金说,“我很享受做高光时刻视频,所以一切都挺好的。我不认为还能找到这样的好机会。”

如今,不少球员会联系科尼金,希望他能够按照自己的需求制作视频。奇才的全明星控卫沃尔,就曾经找科尼金做了一个10分钟时长的赛季集锦。不过据科尼金本人说,自己的最大支持者是克劳福德。“他非常挺我,并对我为他做的视频表示感谢。有时候他会提出更多要求,他会问我,‘你能帮我做一个我得了20分的那场比赛的集锦吗?’”

这种私人定制的视频,当然比在网上搜到的质量高多了,难怪克劳福德会沉浸其中呢。

热门评论

暂无评论

全部评论

暂无评论